婚外情

清简俊逸中青年艺术名家之张向阳作品

2019-11-09 12:32:0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传播:艺术品鉴赏 | 美术馆运营|名家访谈 | 艺术教育 | 拍卖|收藏

简 介

INTRO

张向阳,号木兰墨子,福建莆田人;1994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;2014年结业于北京画院袁武工作室;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委员,莆田学院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。从事中国画创作与教学研究,作品数十次参加全国大型专业画展并多次获奖,发表多篇学术论文。

木兰墨子

文 | 于东升

向阳兄南人北相,轩举若岩上孤松,矫然不群,稠人广众中,常常高人一等,出人头第,既令涉江北上,也占尽风流,更不用说在他的家乡莆田了。

我们有机会日夕相处,是在北京金盏乡的画室里,临时租住,自食其力,渐渐置办的有了画室的模样。模特就近找,几十块一天,乐的屁颠屁颠的,一介游民,蹲哪都一天,蹲到画室,不但有钱挣,还能免费接受艺术熏陶,既解决了闲散劳动力问题,也免除社会隐患,岂不是功在当代。固然,画画之余,听听北京土著的一口京片子,也有一种北斗京华之思,这不仅仅是潜伏《城南往事》文笔里,也在寻常百姓人家生活里。

向阳兴趣高,作画勤,是着名的快手,别人还在脑袋上纠结呢,他已画到腿,眼看一只脚也画出来了,如果不幸与向阳比邻而画,你方在整理纸,眼的余光所及处,他那里早已疾风飘雨大作了。所以,你如果没有向阳兄的天下第一快刀手,又不想被他带的画尿了,那一定要离他远一点,再远一点。

向阳兄久经战阵,擅长画大场面,越人多越复杂,他越来劲。我空想他便是那长坂坡的赵子龙,冲突于千军万马间,亦只是轻易杀个七进七出,皂袍染赤,威风凛凛,气势可以吓退高坡观战的阿瞒。周末我们偷懒玩的时候,他缩在团结湖公园,尽一日时间,又画成一卷团结湖长卷,人物与背景,穿插自如,穷尽繁琐,细察各各有物,再审由来有据,极耐在细碎中玩味。

在金盏的群居生活里,我们日夕谈画,无意谙世事,天南地北,凑集了这么一群呆子,想想真难得宝贵,如今云散,徒增怀想。

由于画室与民居杂处,因而颇不寂寞。一会儿有乡民三五,探头探脑进来好奇地凑一凑;一会儿抱小孩的妇女也围拢来看谁画得像,谁画得不像,俨然考官;一会儿小孩子又拉了尿了哭喊着叫妈妈,好不热烈。实在画累了,中场休息,就与他们瞎聊天。向阳喜欢逗弄小孩,抱起来调戏,一看就是当过爹的手法,纯熟自然,爱心满满,铁汉柔情。

一次中场休息,我见他露出的手臂模糊有伤,一问才知那天他还抓到一个贼。原来一大早,向阳出门买早饭,猛然听到有人喊抓贼,他循声看时,贼已跑远,他撒开两条大长腿奋起直追,叵奈那天仓促,出门还穿着拖鞋,一时情切,跑掉1只。再说这小贼,一者被追破了胆,一者怎挡得住向阳兄的神勇,一道烟给追上,反剪了摁倒在地,交与警察,继续买他的早饭。他轻描淡写,我想象着那1幕情形,眼前这个大汉,分明又成了义胆包天的拼命三郎。

向阳给自己起了个文质彬彬的艺名,唤作“木兰墨子”,叫上去响亮亮,一张画画完,他便把这名落上去。我问为什么是“木兰”?难不成是花木兰什么的,他大是否定,原来木兰云者,乃是与他的故乡木兰溪息息相关。至于“墨子”,都是画画的,则没必要解释。我恍然明白,想起去他团结湖小筑时他一再给我看的故乡照片,那里面,就有木兰溪。这个貌似大大咧咧的糙男,其实心思细腻如发,偶而不经意,才小小展露一点出来。

我几次去他那里造访讨扰。地方极狭,仅一小间,乱书铺案,还能辟出一小块地方喝茶。有一面整墙留出来画大画,没有毛毡,用一大张白棉布代替,一根铁丝横亘,上面缀许多小夹子,整开的宣纸便用这小夹子固定。其余墙面上,四散挂画,袁老师的《出击》,《大昭寺的清晨》也都在。别的空间便很小了,他那末一条长大汉,出入转身,弯腰屈背,都得加着当心。没有厕所,要方便就得七拐八绕,穿出弄堂,再穿过一条马路,找对街公厕。用水呢更不用说,洗脸后的水留着再作洗脚之用。条件如此将就,他仍旧一张接一张的画着,毕业之际那张《大网》便在这小筑完成了。

在袁家班的第二个学期,我们一行六人去了京郊的神仙谷写生,向阳也在。白天,我们拎着画本进村写生,午间的阳光甚好,我们便学那村头的狗,躺在墙角的水泥地上,太阳暖洋洋的晒在身上,懒洋洋别提多舒服。闭着眼睛,耳边传来鸡鸣犬吠和村民聊天唠叨的声音,真的是一种享受,瞬间找回原古时期老祖宗的生活。百里之外便是大北京,可是,那些城里的喧哗与此际这帮杂乱无章晒太阳的家伙们比,岂不是太过乏味?晚上我们在离民居稍远的山上一间旅舍住下,院中一株大树,冠盖所及,布满全部小院,这时候节刚刚抽芽未久,枝桠疏朗处,仰面可以观星辰。晚饭过后围拢来,话题渐扯渐远,从画画到家常,从家常到国际风云,从国际风云又扯回前朝恩怨,纷纷不了。勇哥才是我们这些话题的谈中好手,许多历史细节在他嘴上还原,向阳兄每每睁大了眼,做不可解状,或又恍然开悟,连连嗟叹:“……原来这么些东西,以前学过的书上都没有哇!回头我要找书来补补。”后来他果然从我这要了些这方面的电子书,但他那么忙,还在大学里任教,想必也没过剩的工夫去看。

有一天我起了个大早,拿着画本准备找找景,索性爬到屋顶平台上。放眼南望,晨雾未散,烟岚如带,浮浮冉冉,徘徊于林麓间。此种景致,真早起之人始能得享也。耳畔传来消息,回头看,正是向阳,不谋而合,他也早起了。我们一起在屋顶驻足远跳,山中静如太古,世界好像只剩了我们两人。看林间那1抹烟岚散尽,朝暾初起,早饭未熟,我们又去了邻近的村舍1转,田间地头早已萌绿,空气里有芳香的气味,中人欲醉。四外不远处,一树树的开满了白花,梨花亦或山茶?管它呢,不重要。在深巷的一处破石房的短墙处,我们扶墙远眺,向阳兄忽然很认真地对我说:“东僧(升),你看,你有决心,也敢放弃一些东西,画也有才气,你现在所缺的,就是某种程度的贵人相助。”他知道我当时前途无着,不免替我担心。我至今记得那个有烟岚的清晨和向阳那番话。毕业后一两年,某夜,我偶尔整理电脑照片,又翻出仙人谷写生时与土人杂居,杂乱无章晒太阳的照片,哑然失笑,立即发给向阳,赶巧那晚他正与十年不见的老朋友喝的半醉,揽此旧迹,一通感慨之余,未免带上几句男人口头粗语,听罢未免痛快。

在袁师的课上,向阳兄每每成为袁师借题发挥的活靶子,我们大伙画面上的毛病,袁师不一1对号,而是借给向阳讲画之机,统统加于他身上,我们心知肚明哪句说的是自己,暗暗记下,下回记得改,同时又没必要担心被袁师正面火力波及,毕竟,有伟岸的向阳兄顶着呢。向阳兄的“高风亮节”,兄弟们都心照不宣了,呵呵。有1两回向阳不在,我分明的感觉到袁师讲课也不那末圆融自适了,每每有重话狠话要砸出来,放眼一看靶子不在,只好又收回,不忘再补句闲话过渡:哎,向阳没来哈。每逢这类场合,我由衷会想我的向阳兄。

北方的冬树片叶皆无,枝干苍苍,有些枝桠处还占据一个大鸟巢,更是突兀,向阳兄南人,哪见过这类怪景,惊诧曰:小时候在家乡要有这么大一个,光秃秃也无遮拦,保准上树掏下来,还让它留1冬季呐。

画院有几株柿子树,高与楼齐,几近伸手可及,每到十月十一月间,通体红透,零丁欲堕,向阳兄亦视为奇景,一叹再叹又3叹。

向阳的莆田话,音节铿锵,怒目切齿,一次群聚翻出我们那期袁家班师生集,戏读我写的袁师的1章节:

“且看袁师捉笔立定,眼光逼住模特,半天,在纸上先勾一眼皮,旋又撤身打量,紧走几步趋前细瞧,左瞧了右瞧...”

“看袁师线描,疑是硬毫所为,然当堂示范,乃知确系羊毫,锋长如巨锥,如此软毫,勾出硬线,我不知袁师腕下,神力何来...\

莆田话在我听来几近粤语,他一面喷着唾沫星子一面念,居然念出了武侠书的味道。

有件事向阳兄至今耿耿于怀,说起来还满是歉疚。那天早上我要去南站赶火车,由于住所遥远,奔走不及怕误点,便留宿向阳处。仅有的一张小床根本容不下两个人,向阳个大,我让他仍睡床,我就排几把椅子,将就1晚。“徐孺下陈蕃之榻”,彼此敬重欣赏,又何疚之有。

京城里也不乏有乞儿饿殍,衣衫褴褛,伏地求乞,更不知其真假。某日,向阳兄途经1乞儿,手脚已残,进食不便,他悯心大起,竟然踞地执勺,一勺一勺旁若无人的喂那人进食,直到吃完。他的善行,几近乎迂,可换了他人,到底也难企及。

一年很快结束,转眼毕业,聚散两匆匆。向阳又回到南方,我还在北京游荡,每次经过金盏,就想起那间画室,可我再也不打算去看了,物非人非,画室早变成超市。可我还记得那个寒冷的冬季,我和向阳还有马星,3个人爬上金盏楼顶迎风做着pose,想来也真傻得可爱。每次经过团结湖,总想着要是向阳兄还在那小筑该有多好,要是这样,我还可以顺道拐个弯去歇歇腿,喝一喝他的福建铁观音,嚼一嚼他故乡的青橄榄,要不,就再听他怒目切齿念一段书,至于穿堂过巷跋山涉水去找厕所,那就免啦。

作品欣赏

父亲 (97x240cm)

一个学生街开餐馆的回族姑娘(69x139cm)

诺尔盖的梦乡(69x138cm)

儿子(69x139cm)

网事悠悠(69x139cm)

清简俊逸中青年艺术名家之张向阳作品

戴月(69x139cm)

福(96x181cm)

北方兄弟(意笔线描)(97x180cm)

月亮弯弯照九州(97x270cm)

清简俊逸中青年艺术名家之张向阳作品

风雨同舟系列之一(96x181cm)

风雨同舟系列之2(96x181cm)

归途(200x210cm)

回眸(及局部)(210x360cm)

走过阿坝(97x181cm)

水手(96x181cm)

团结湖边的清淤工人(96x181cm)

清简俊逸中青年艺术名家之张向阳作品

湄洲岛人(69x139cm)

守望(200x200cm)

东南风(200x220cm)

大网 (200x400cm) 局部

守望(150x180cm)

- end -

viagra瓶装30粒

药品枸橼酸西地那非片

印度神油怎样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